2012的笑话

103人参与 |来源: |时间:2020-08-09

今天就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。玛雅预言现在看,似乎是一个笑话。这来自末日的集体死亡恐慌,无论人类有多少智慧,都不能阻止它的来临。昨天曾是千年虫,今天是玛雅,明天呢,明天依然会有同样的笑话。笑话也不止玛雅预言,这一年属于中国人的笑话光芒盖过满天繁星。当然,现在的城市里,已经没有几个晚上能裸眼见到星星。

最大的笑话当然是对未来的期待。人是愚蠢的动物,靠自己划定的一些周期来周期性的麻痹自己。同时千百年来的儒家乐观思想,都想当然的对未来必须充满希望。在希望的憧憬里,过去的教训,与现在的苦难,都得到消解,并奇迹般被忘掉。可若是真有心打量未来的期待究竟是什幺,就会发现是非常可笑的轮回游戏。某些人对某人打个伞,照相站后排,一心要看真穷的赞美声宛如遇见天神,我只想,花架子如果能改变这个国家,这个国家早共产主义好几轮。

宫殿戏里,最完美的结局,总是清天大老爷被千辛万苦找到,然后一派和谐,善恶得彰。把希望寄托于人,和把希望寄托于神,都是同样的自我精神洗脑,把自己谦卑的等同于蝼蛄。每个周期一到,都那幺亢奋的激动一回。

更多的,还是那些数不清的现实笑话,比如房叔、房婶、房妹,权力兑现为房子、钞票、豪车、小三、儿女老婆国外定居……这是这个社会“最公开最公平”的生意。这种生意已没有任何遮掩的必要,连自己人都说,如果XX决定公开财产,就公开财产。为什幺XX不能决定公开财产呢?XX不是三块表中有一块表,叫人民群众吗?虽然北京有个人民群众叫高度,还有个人民群众叫纷纷,你问问高度和纷纷两位仁兄或仁妹,他们大约也会纷纷高度赞同将“一心为民”的官员们的财产视同为国家机密,需要核安全等级的防护。

年年挤破头想冲进生意圈里成为买方的那些人,是这个国家最富有智商的未来精英。如果真有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,那幺太阳们都会顺着市场经济的路子集体去赶趟这笔子生意。这样一个国家,与一个动物园又有何异?禽畜们,只需要简单的交易,有香蕉的地方,就是它们最爱的地方。谁有香蕉,谁就是它们的主人。谁,都想成为那个分香蕉的人,因为,谁都会先把香蕉分给自己。

有些事情非常简单,比如通胀,钱包里已有的钱快速被打劫,还要继续注水。于是房价继续涨,鸡蛋继续涨,大米继续涨,税收继续涨……没涨的大家都知道,只有收入。这种畸形笑话被美其名曰,国家有饭吃,才能个人有粥喝。如果国家的概念从来只是几个权贵的代名词,保护他们才能让这个国家的人苟延残喘,那还是再回归历史学上一个基本名词:统治与被统治。我们根本就没能进化!可笑的是,进化到回归被叫成复兴。更高层级的复兴,该是辫子留长,拱手呼万万岁?什幺时候,那个冠冕堂皇的国家两字,才不会被标为纷纷和高度两个人的专享词?

玩弄几个名词就能产生高潮,这样的常识性笑话非常多。多到乐观的想,2053年,笑话还会再继续延续。而那一年,我们已经老了。我们这一生,都会活在笑话里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