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职场人语】最狂教授Power不断电李锡锟

200人参与 |来源: |时间:2020-06-13
【职场人语】最狂教授Power不断电李锡锟李锡锟小档案出生:1947年学历:纽约大学政治学博士职业:台大政治学系兼任教授粉丝数:52万人收入:1万元/月

下午3点半,上课钟声还未响起,教室走廊排满学生,台大共同教学馆105教室瞬间变成小巨蛋,準备开演李锡锟的政治概论。晚来的学生抢不到座位,宁愿站着,也要听这堂被台大人喻为大学必修的人生课。

李锡锟的政治概论开课前,已有数十位学生在走廊排队等着抢座,盛况堪比演唱会的排场。

 

上课这天,李锡锟上午才结束2小时演讲和一个採访,略显疲态,一上台讲课,拿起粉笔,电量瞬间满格,中气十足,表情丰富。深入浅出教授政治学,他讲解抓纲治国,举雷根为例,说雷根每天午觉从2点半睡到5点半,一年上班200天,认为领导者应如他有从容不迫的高度。谈到激动处,语调铿锵有力,让人彷彿置身选前之夜,只差没人喊「冻蒜」。

在咖啡厅受访时,李锡锟遇到不少粉丝要求拍照或签名。

聊到《中国新歌声》办演唱会、统促党血溅台大的时事,李锡锟激动又愤怒:「我们怎幺可以容忍台大变成台北市立台湾大学?有人来台大闹事,我们被打,政治的教育是你要反击回去啊,公平正义一定要靠拳头耶!但他如果带冲锋枪来,我是不鼓励你们往前冲啦。」语毕台下爆出笑声,颠覆老师的传统形象,鼓励学生反击、抗暴,头破血流都不能失去自尊,李锡锟的犀利评论,不仅在学校爆红,也在网路疯传。

看过网路影片才修课的王同学,坐在最后一排,他说这堂课不点名,没作业,甚至不做笔记都可以,「老师讲课很有趣,只希望大家期末考时能写出自己的观点,在台大这早是热门课。」

「不要让爸妈把你变成他们的猎物,因为猎物命运只有二种,变成食物或宠物。」「台湾政治最大问题是土包子治国!」一堂课50分钟,李锡锟总能金句不断,上课影片被学生截成经典语录,在网路上的分享加上观看次数超过7000万,还有学生帮他成立脸书粉丝团,按讚人数52万。出书从预购至今不到3个月,2本合计已销3万本,平均一个月演讲30场,说话直接的他被封「最狂教授」,网路名号「Power锟」。

讲课时,李锡锟手势不断,语调铿锵有力,让人有置身选前之夜的错觉。

 

下课时间,同学簇拥而上,和Power锟合照、签名,李锡锟没想到自己70岁还能成为网红,不过被熟知的感觉并不陌生,「20多年前我选台北县长,就很习惯人群的关注。」在咖啡厅採访时,有客人拿手机偷拍他,李锡锟一派自在。

7、8年级生或许不太知道,1989年,李锡锟曾代表国民党参选台北县长,以四千票的些微差距输给民进党候选人尤清。这一输,他不只赔上家中田地,也失去正职教授的职位,至今仍是兼任教授。

1989年李锡锟曾参与台北县长选举,却以4000票的差距落选,输给民进党候选人尤清。(李锡锟提供)

家族三代务农,李锡锟没有任何政治世家背景,却因大学念政治,一直有从政梦。赴美攻读博士时,美国正是反越战的解放期,对照台湾正值戒严时期,他的身体住进一个超人,想改变家乡的正义感很浓烈,但超人要拯救社会,有时也需要机运。

拥有纽约大学政治学博士的学历,国民党当初推选李锡锟,因为条件和民进党候选人尤清不相上下。加上李锡锟母亲和当时总统李登辉的太太是中山女高校友,在台大医院任职的舅舅还是李登辉的肠胃科医生,他因此被李推选,还卖掉自家田地,自备7000万元参选,其余3亿多元经费由国民党负责。

选举当天,李登辉坐镇党部看开票,发现李锡锟落选,大拍桌子怒吼:「是谁提名他?」原本看好他的人,一夕间变脸,往事如闹剧,李锡锟每次提起都笑到失控。后来竞选总干事建议他辞去教授职务,专心经营选民关係,4年后再战,他毅然从正职转兼任教授,却再也没被党推选。

李锡锟自嘲,当初参选根本是把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丢到大海,「结果当然是淹死。」觉得自己像电影《楚门的世界》主角,他打趣说:「除了没教我怎幺呼吸,其他事都要按照党的指示。」

已破50万人按讚的粉丝团,每天都涌入不少粉丝私讯问问题,李锡锟因此不定期举办「Power点点名」,亲自替粉丝解惑。

失去政治舞台,也不能失去尊严,李锡锟没有低声下气在国民党内谋一官半职,他摀着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「从那时开始,我每个月薪水只有兼任教授一万元钟点费,国税局已经很久没看到我的税单。只是我这人应该也蛮可爱,很多朋友会请我去演讲。」

为了选举,他失去不少,却从没怨过。李锡锟比喻,流氓是黑道,政治如白道,「我教政治,也参与过选举,就是道上兄弟。失业、受辱,跟黑道被逮捕、暗杀一样,是宿命。」2000年,他填表为国民党终身党员,还为当时选总统的连战上政论节目辩论,这是他的江湖道义,「我对国民党有很多批评,但我不背叛自己的国家、团体和朋友。」

 

义气,是李锡锟安全感来源,因为父亲在他成长过程中的缺席,造就他忠贞个性。

由于父亲外遇,母亲工作,李锡锟从小由祖父母带大。祖父、祖母又分别都是结过婚的人,未离婚而同居,在60多年前的保守社会,常引来非议。李锡锟受过不少霸凌和侮辱,年少时的反击,都是靠拳头。他很早就醒悟,面对不公平待遇,自己必须强大,「不反抗,别人就不把你当回事。」

李锡锟(右2)自年少时期就有浓烈正义感,还曾为了帮朋友的姊姊赶走骚扰的追求者,与对方打架。(李锡锟提供)

自我保护机制启动了李锡锟的英雄主义,超人的正义感,从小比别人强烈。

12岁时,李锡锟曾因打球场地被学校老师强占,号召同学拿小石头丢老师,被打30大板,正想佩服他勇敢,突然他话锋一转:「当我痛到眼泪掉下来,发现暗恋的女生正为我哭,哇,好开心,我才知道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感受,那是烈士的快感。」说糗事不忘幽默,李锡锟几乎不显露负面情绪。

唯独提到父亲,李锡锟才稍微皱下眉头,用Asshole(混蛋)形容他抛妻弃子不负责任。「我爸爸实在很不像话,他娶我妈妈前未婚生了2个女儿,和我妈妈结婚生下我,又跟第3个女人同居。」顾及母亲感受,李锡锟一直没和父亲联络,连父亲过世,都是户政事务所打来通知才知道,「这是正义感,因为我觉得他不对,爱不爱没关係,娶了就要负责任。」

 

坦承人生观深受家庭影响,他和大学同学林爱丽从交往到结婚,相爱50年;30多年来,也一直忠于不喜欢自己的国民党,从一而终是他的坚持。

李锡锟与太太林爱丽相恋50年,他赴美念书时,太太也在美工作,支助李锡锟的生活费。(李锡锟提供)

聊起太太,李锡锟变得轻声细语,去年得知太太胰脏癌末期,他选择不让她知道,「没救为什幺要让她知道,好像每天等待死亡来临。」直到过世前几天,太太都以为自己即将出院,开心和朋友讨论到哪里聚餐,「其实几天后她就走了…」与太太未曾生育的李锡锟笑得淡然,仍掩不住悲伤。

太太去世隔天,李锡锟如常上课,依然幽默说笑。「我有什幺权力让大家分享我的哀恸呢?这是我们对生命应有的健康态度。」他举电子錶形容,人的情绪应如时间,细分到毫秒、微秒,区分清楚,他的难过只在深夜里和月亮分享,「乐观是活下去的原则,悲观最后的解决方法也永远是乐观。」

曾是李锡锟的学生,如今自创网路行销公司的李芸桦认为,李锡锟在课堂上讲的其实是人生,出社会觉得特别贴切。像李锡锟讲解尼采「超人说」:「要达到Superiority(卓越)前,必须经过Suffer(受苦),然后不停 Struggle(奋斗),在各领域都很受用。」

 

原本课堂上就开放学生录影,李锡锟擅用政治学分析时事,直言不讳的妙语如珠,经过李芸桦团队节录上传脸书,不到几个月分享数就破千,吸引媒体报导。后来私讯问问题的粉丝实在太多,李芸桦还帮老师不定期举办见面会,录下为粉丝解惑的「Power点点名」,无偿经营粉丝团,她也帮自己的新创公司成功打造知名度。

在网路爆红后,李锡锟(中)也在8月出了2本书,举办的签书会场场人潮爆满。

感情、亲子和政治问题,李锡锟总能回答得游刃有余,他还遇过人问:「老公外遇,自己能不能也跟着外遇?」他妙回:「我不会阻止,但会建议她小心,小心遇人不淑,小心得不偿失。」认为人与人间的攻防,都是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,「从这个观点切入回答,问题都很简单,原则是不要让双方觉得不公平。」

不介意被学生捧成网红,李锡锟认为,能向更多人分享生活态度,「这种喜悦如同传教士的信仰被大家接受,会觉得更接近天国。」70岁的他瞇眼笑着,像位虔诚的牧师。

Power用完的时候,如何充电?李锡锟自信回:「我运动得非常勤,一年365天,我每天走5公里,风雨无阻,一个礼拜打2天羽毛球,每天早上起来抬腿2000下。」连年轻人都自叹弗如,让生命发电,就是他的信仰。

强调人活着就要有Power,李锡锟充电的方式,就是运动,他坚持一週打2次羽球。

课堂结束后,紧接着有2个媒体拍照和公益影片拍摄,一天6个行程,正担心他体力能否负荷,李锡锟马上露出一脸不要小看他的表情,「我有在练,这样就累,我的天,那还叫菁英分子吗?笑死人。」面对镜头,他轻鬆露出逗趣、搞笑的表情,没有教授的包袱,没有长者的距离感。

传言他将参选明年的台北市长,和柯文哲一较高下,李锡锟说自己确实心动,也正在考虑,「机率有90%,各党都有人伸手,问我需要多少钱啊,但国民党现在还非常沉默。而且选举一定要有自备款,现在我真的没办法了,除非募款。」

採访最后,他仍期盼台湾改变:「我如果能活着看到台湾再生,在什幺角色都不重要。」此时他彷彿还是那个拿着小石子,勇敢丢向体制、权威的12岁男孩,也是期待变身,仍在寻找电话亭的克难超人。

 

粉丝这幺说

台北人 林志豪

 

一开始我也有参加点点名,后来发现老师是无偿举办活动,正好我开餐厅,就免费提供场地给他们。老师讲很多内容,其实是教我们怎幺和自己对话,而且他还会帮粉丝看命盘、算紫微斗数,愿意无偿分享自己的经验给大家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